【主動學習者計畫訪談】角落中的微光 – 董冠麟的剩食魔法 (之五)

角落中的微光 – 董冠麟的剩食魔法

口條清晰,戴著眼鏡,身著襯衫長褲,董冠麟現在的身分是嚴謹踏實的中學教師,但在正經的衣著背後,卻有顆熱情洋溢、充滿衝勁的心。「改革人們的觀感,讓錯過的能再被擁」,在他一手創立的「人間食革」粉絲頁上,透露出自己的雄心壯志。

高中的想法,成為大學追尋的夢

「希望上大學後可以解決全球的糧食議題。」董冠麟回想。他當時在高三地理課本上看到全球的糧食危機,便立志考上台大地理系,為改變社會而努力,後來也如願達成目標。然而三年過去,他仍遲遲未朝這方向邁出步伐,直到大四覺得無法再繼續等待時,又剛好看到教發中心的主動學習者計畫,便決定利用這個機會放手一搏。

於是,他開始廣泛蒐集有關糧食的知識與資料,意外得知台灣已開始誕生「食物銀行」。有別於常見的捐款,食物銀行是透過基本生活物資或即期品募集再轉送,分給需要幫助的人們維持基本生活水平,讓行動不便或是居處偏遠的人士能獲得具體直接的協助。董冠麟認為這是很好的方法,便將研究食物銀行作為主動學習者計畫的主題。

理想與現實: 人與團隊成熟的過程

有了想法也順利錄取計畫後,董冠麟便主動接洽參訪國內相關的團體,希望學習理想背後的知識和經驗。然而,在知識獲取之外,更讓他驚訝的是這些單位資源的來源。「大型的組織背後都有很有錢的人或基金會幫助它們。」他解釋,成功的組織多因為擁有龐大的資源才有能力做出這麼多改變,而這也讓他發現自己理想的現實面。

除了這個衝擊,董冠麟也意外地發現自己可以著力的環節,「這些大型的組織只幫到了特定的族群。」他觀察,不只弱勢家庭、獨居老人,他想更進一步地幫助處在「灰色地帶」的人。舉例而言,因為一般人多認為街友是自我放逐而不事生產,所以,他們便常常被忽略,而透過社企「人生百味」了解街友的生活和背景後,董冠麟發現他們其實也有自己的苦衷,同樣需要被幫助。

隨著更多的訪談,董冠麟發現國內大型食物銀行做的事情大同小異,自己重複訪問與蒐集資料意義不大,於是,他決定先暫停計畫,重新思考後再出發。沒多久,除了前述只有部分族群受到協助的狀況外,他更想到除了食物分配,糧食議題還可從「剩食」著手。如此既能朝夢想邁進,更能和國內大型組織互補,可謂一舉數得。


大型組織只能幫到特定族群,忽略了灰色地帶的需求。(董冠麟提供)

一次貼文的轉折,讓想法變成行動

在教發中心的建議下,他寫了篇有關自己想法和過去作為的文章,投稿至Human of NTU粉專。出乎意料地,文章獲得相當大的迴響,更有不少人主動加他為臉書好友或追蹤他。於是,董冠麟一一私訊,討論具體可行的做法,於是,組成了「人間食革」團隊,展開行動。

團隊成形後,考量到社會上已有數間具規模的食物銀行,毋須再投入做同樣的事情,人間食革決定從剩食議題出發。首先,他們與學校周邊的麵包店合作,蒐集快過期卻仍可安心食用的麵包,推著一台單車在校園內免費定點發放,幫助學校弱勢的學生或周遭的街友。七個月後,隨著接受幫助的人越多,知名度也越高,人間食革收到推行「共享冰箱」團隊的邀請,開始在台科大營運共享冰箱。因設備提升,人間食革團隊如魚得水,展開第二期計畫。


董冠麟成立「人間食革」團隊,將剩食發放給學生及街友。(董冠麟提供)

熱血過後: 對內與對外的新理解

問到營運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,董冠麟認為是團隊合作上的衝突。開始營運共享冰箱後,人間食革也和台科大的學生餐廳合作,蒐集晚上沒賣完的便當放入冰箱供人免費取用。然而,某周五的晚上,人間食革團隊成員拿到熱便當後,便直接放入冰箱,造成食物腐壞,隔週一檢查時,冰箱內變得惡臭撲鼻。其實早已有成員提醒過這個情況,但因團隊溝通不順暢,仍然發生了。這也造成團隊衝突與成員離開。另外,這件事情讓他體悟到責任感的重要,若當初在週末多去檢查冰箱,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發展。

過程中有挫敗,當然也有好的收穫。「覺得自己在做很不一樣的事情。」董冠麟回憶,由於當時剩食和共享冰箱的想法在國內仍非常新穎,因此能實在地感受自己的價值和對社會的影響,也是這份成就感,讓他得以繼續前進。此外,他也認知到不同的學習路徑,需要不同的學習方式。以這次「利他」的學習經驗而言,董冠麟學到不應自己埋頭苦幹,而是需要透過團隊合作、各自扮演適合的角色才能達到最好的成果。


營運「人間食革」的過程讓董冠麟發現團隊合作及溝通的重要性。

樂當開拓者,看社會創新理念茁壯

人間食革雖因人手不足與經費限制在2017年九月結束,但董冠麟不因此氣餒,反而很大方地分享自己的經驗,並樂觀未來將有更多剩食組織成立和發展。

對於有志朝社會企業、社會創新發展的學弟妹,董冠麟建議可以先拜訪相關領域的前輩,一方面學習經驗和洞察產業,另一方面也能思考目前有什麼事情還沒人著手?自己可以從哪方面切入?「而且這些前輩多半很無私」他補充,所以往往能獲得路徑指點、合作機會和夥伴。

有了明確的想法後,董冠麟建議分別思考「方法」與「作法」,將有助於落實想法。他從長輩的話語中獲取這樣的經驗,若要從台北到高雄,往北或往南走都會走到,這是「方法」的選擇。然而,要選擇乘坐高鐵、飛機或徒步前往,什麼時間出發等等,這則是「作法」。透過確立想法,再規劃「方法」與「作法」,可以從繁瑣的資訊中找出明確的道路。

董冠麟說話風格簡單明瞭,十幾題的問題很快就結束了。然而,董冠麟兩年來的心路歷程和經驗傳承,相信能作為後續者的良好參考,他以開拓者的身分,貢獻一條相對平穩、有跡可循的道路讓後人踏上。

 

訪談者:趙先平,鄭如珊
攝影:張意菡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