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主動學習者計畫訪談】精益求精 – 范思晴的先修課程改革 (之四)

精益求精 – 范思晴的先修課程改革旅程

下午兩點步入公衛學院,迎面而來的女生步伐急促,手上拿著厚重的原文書和便當。「哈囉!我是范思晴!」熱情的聲音和她疲倦緊張的神色形成對比,也同時顯現出她對「機能解剖學課程先修工作坊」的投入與熱忱。

多方的刺激,讓她決心投身教學

范思晴是台大職能治療學系的學生,當問及開始計畫的緣由,「這很長很長耶!」范思晴笑著說。她大一時相當熱衷於課外事務,參與多場展覽或活動,如TNT(Training New Trainer醫藥學生初階講師培訓)、DOIT共創公域年會,也擔任校友會的美宣長。在多元的嘗試與學習後,她希望有整合並貢獻她所學的地方。此時,她正好發現系上「機能解剖學」的先修課程難以完全幫助真正修課,也認為先修講義內容可更完善。因此,她想能讓現有的先修課程更進步、更易懂,幫助學弟妹們快速學習這門困難的學科。

兩年前的某天,范思晴閱讀了葉丙成教授所撰寫的《為未來而教》,加上拜訪高中生物老師時,意外發現生物原來有「著色本」如此兼具有趣與易懂的教材。她當時徹夜未眠,頻頻起床將想法記錄下來,「當時一直寫了超過兩千字耶!」她回憶。她發現透過翻轉教育的理念結合過去多元的知識,能讓機能解剖學從艱澀的學科變成較為平易近人。於是,在徵求系上學長姐的支持後,范思晴決定著手投入改變「機能解剖學先修課程」,並取名為「咕嘰骨肌工作坊」。


范思晴自行將課程內容匯整,設計出更簡潔有趣的講義。

使命與熱忱 – 關關難過關關過

雖然有了美好的想法,但仍有諸多現實問題未被解決或驗證。由於機能解剖學是門複雜專業的學科,過去的職能治療治與物理治療系學生才會特別自己規劃先修課程,讓學弟妹及早熟悉課程中的知識。然而,當先修課程要改以有趣、雙向的方式進行,不少人擔心會損及課程內容的專業度與精準度,建議先不要實行。但在范思晴得知教發中心正在招募主動學習者計畫成員時,她決定先用學校的資源嘗試,舉辦小規模的先修工作坊,觀察成效再做決定。

取得嘗試的機會固然困難,但實踐它才是真正的挑戰,這讓范思晴煞費苦心。由於機能解剖學需要記憶大量骨頭的名稱與位置,「咕嘰骨肌工作坊」的第一天便設計專門活動讓學員能清楚記住這些知識。范思晴首先介紹基礎解剖知識,再根據經驗分類關節動作並說明,希望學員們能邊學邊記憶。有趣的是,為了加深印象,她還要求學員邊學關節動作時邊做動作,藉由動作加深印象。

有了第一天的基礎,第二、三天就相對簡單。第二天的活動是問問題與討論中間遇到的困難,並設計實作活動把骨頭一段一段地拼回實體骨骼模型。第三天則是「循環教學」,讓學員互相把學到的知識教給其他人,以增加印象。此外,她也買了手扒雞作為教材,讓學員在吃完手扒雞後,觀察骨骼與關節的結構,趣味之餘也再一次地增加學習印象。「我希望傳遞的是『學習的能力』,因為片面的知識可以之後慢慢再學,但這些方法和過程是可以套用到其它部分。」她補充。

好的開始,也要有好的後續

有了第一次的經驗,范思晴繼續著手主動學習者計畫的成果展,以及第二年的工作坊。看似值得驕傲的過程,其實中間穿插著很多瓶頸與錯誤,挫敗之餘卻也讓她有了新的體悟。

在籌辦第一次工作坊的時候,因為孤身一人身兼多職,「總召兼場器兼美宣兼課程……」,她發現自己能力與時間的極限,更認知到團隊合作的重要性。而在成果展的部分,范思晴則發現跳脫同溫層思考的重要性。她解釋,較少人會駐足觀看她的海報,而也有人即使看完說明或聽他的解說後仍不了解其中內容。因為之前機解先修是辦給職能治療系的學生,工作坊內容既讓他們感興趣也與之息息相關,但成果展的對象是一般大眾,應讓內容與用字更平易近人。

有了前兩次的收穫,范思晴在第二年籌辦正式的先修課程時,更清楚團隊的重要,以及自己的特質適合什麼角色。因此,她與系上同樣有熱忱的朋友合作,並和另外兩位同學共同分擔召部的工作,以期能有更充裕的時間把份內工作做好。同時,她專注於喜歡也擅長的講義設計,讓課程教材更有邏輯性、更具互動性。如此的改變不只讓她更專注於特定事項,也進而提升課程的品質。


成果展中,范思晴的展品學術性質較高,不易被理解。

知道如何「改」,更要勇於「變」

訪談下來,范思晴雖然常抱怨「很累!」,但她在籌辦過程中卻絲毫沒想過要停下來。她解釋,想要推動這些改變是出於自己的熱忱,而這也是希望能分享給其他人的。

首先,范思晴認為若要做出改變並堅持不輟,背後需有堅定的意志。「職治就是要幫助人。」她補充,因此她發現整個職治系的人都有全力以赴的特質,她也要求自己「言出必踐」,對於自己想做的事或說過的話要有責任感。當完成自己想要的事情後,才能完成對自身的承諾並持續進步。

其次,要改變事情勢必會碰到阻礙,因為那是要嘗試未經試驗的可能。對此,她建議以理服人。像是當初要改變機解先修課程時,學長姐還對這項改變存疑,但就事論事地解釋為何要改變、要改變什麼,學長姐最終也能理解與支持。學校不少老師聽到後也非常支持,甚至出借教材與幫忙借用場地。

最後,對於教學有熱忱的學弟妹,她建議多思考目的。像是同樣要傳遞機能解剖的知識,在職治系的聽眾和成果展的觀眾,前來的目的必然不同,授課者就需要更改教學方式和內容。反面而言,若先了解聽眾的目的,自己所花費心思準備的內容便能獲得更大的效果。

兩小時的訪談很短,背後卻代表著范思晴兩年的努力與摸索。過程雖然辛苦,但秉持著「言出必踐」的堅持,以及一次次挫折中學到的經驗,這股勇於改變、翻轉教學的風潮勢必會愈發茁壯。


設立並執行工作坊的過程雖然艱辛,但她仍能關關難過,關關過。

 

訪談者:趙先平,鄭如珊
攝影:張意菡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